登入
 
首頁 > 玉山社書系 > 本土新書 > 見證百年台灣
見證百年台灣
類別玉山社書系 > 本土新書
作者小田滋
譯者洪有錫
頁數:152 開本:15cm x 21cm
ISBN書號:978-986-6789-43-4
出版時間:2009-03-01

定價:$ 250 元 特價:$225


絕版


分享: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Plurk

內容 介紹

 

開創台灣現代醫學教育的堀內次雄,以及他的女婿小田俊郎,與台灣醫、法界菁英橫跨百年的交流錄。

本書作者小田滋,不但是堀內次雄的外孫、小田俊郎的次子,更是知名的國際法專家。因為外祖父與父親的關係,以及聯合國司法裁判所裁判官的特殊身分,讓他與台灣結下難以切斷的淵源,長期和堀內、小田的門生、故舊的交往,目睹台灣從日治到戰後的政治發展實況。

本書翔實而生動地描述了台灣及日本醫界人士,橫跨百年時空的真情互動,為台灣現代醫學的發展留下鮮活的歷史佐證。此外,也記錄了台灣人醞釀而生的政治過程,見證台灣人為建立「台灣人的台灣」所付出的心血與努力。

◎本書特色:
1.為台灣現代醫學教育之父堀內次雄的外孫——小田滋,近身觀察堀內次雄與台灣交流的珍貴史料。
2.作者小田滋為國際法專家及聯合國司法裁判官。他以專業而獨特的身分,對台灣政治社會發展,提出其獨到的觀察與見解。
 

 

作者 簡介

小田滋 一九二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出生於北海道。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院畢業(一九四七年),並取得東北大學法學博士(一九六二年)。歷任:東北大學法學院教授(一九五九年),國際司法裁判所裁判官(一九七六年~二○○三年),日本學士院院士(一九九四年),並於二○○七年獲日本文部省評選為文化功勞者。主要著作與譯著:《國際憲法--憲法國際化》(Mirkine-Guetzévitch Boris著,通口陽一、小田滋譯,巖波書店,一九五二年)、International Control of Sea Resources(A. W. Sythoff,1963)、《國際司法裁判所》(日本評論社,一九八七年)等。

 

作者 簡介

小田滋 一九二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出生於北海道。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院畢業(一九四七年),並取得東北大學法學博士(一九六二年)。歷任:東北大學法學院教授(一九五九年),國際司法裁判所裁判官(一九七六年~二○○三年),日本學士院院士(一九九四年),並於二○○七年獲日本文部省評選為文化功勞者。主要著作與譯著:《國際憲法--憲法國際化》(Mirkine-Guetzévitch Boris著,通口陽一、小田滋譯,巖波書店,一九五二年)、International Control of Sea Resources(A. W. Sythoff,1963)、《國際司法裁判所》(日本評論社,一九八七年)等。

 

作者 簡介

小田滋 一九二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出生於北海道。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院畢業(一九四七年),並取得東北大學法學博士(一九六二年)。歷任:東北大學法學院教授(一九五九年),國際司法裁判所裁判官(一九七六年~二○○三年),日本學士院院士(一九九四年),並於二○○七年獲日本文部省評選為文化功勞者。主要著作與譯著:《國際憲法--憲法國際化》(Mirkine-Guetzévitch Boris著,通口陽一、小田滋譯,巖波書店,一九五二年)、International Control of Sea Resources(A. W. Sythoff,1963)、《國際司法裁判所》(日本評論社,一九八七年)等。

小田滋

一九二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出生於北海道。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院畢業(一九四七年),並取得東北大學法學博士(一九六二年)。歷任:東北大學法學院教授(一九五九年),國際司法裁判所裁判官(一九七六~二○○三年),日本學士院院士(一九九四年),並於二○○七年獲日本文部省評選為文化功勞者。主要著作與譯著:《國際憲法--憲法の國際化》(Mirkine-Guetzévitch Boris著,通口陽一、小田滋譯,巖波書店,一九五二年)、International Control of Sea Resources(A. W. Sythoff,1963)、《國際司法裁判所》(日本評論社,一九八七年)等。

推薦序                                                                白裕彬

 
看過《海角七號》電影的讀者,或許用當時聆聽劇中蔭山征彥朗誦情書時的心情,可以較快地滑入這本小書所想要開展的情境當中。

作者小田滋博士,他的第一個身分,是小田俊郎的次子、堀內次雄的外孫。作者家族中的這兩位長輩和台灣醫界的淵源頗深,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閱以小田俊郎為名所出版的著作《台灣醫學五十年》。他的另外一個身分,則是日本在國際法領域的重量級學者,長年擔任荷蘭海牙國際法院的法官。除此之外,他的第三個在書中較為隱晦而不特別突出的身分,則是一個在台灣度過青澀的少年歲月、隨著父祖輩的因緣與同學網絡而與當時在台中高層日人家庭子弟廣泛交遊,並隨著日本戰敗而被迫舉家倉皇離台的日本人。

由一個海外殖民地統治階層的子弟,因為戰敗而回到母國,在身分與日常生活上所產生的巨大落差,不言可喻。很可惜的是,我們無法從這本自述性質的小書中清楚地讀出,這個發生在決定人生發展最重要階段時期的身分上重大轉折,是如何地影響了作者選擇國際法作為人生的志業。但是,有一件事情可以確定的是,因著年少時期與台灣的命運擦身而過的這一份因緣,台灣這個亞細亞孤兒的國際地位僵局,究竟要如何在國際法的框架下才能尋得突破口,一定時時縈繞在國際法專家小田滋博士的心中。

相對於一般日本在台統治階層的倨傲與疏遠,由於堀內次雄在台灣史上的啟蒙者角色,更使得作為堀內後人的小田滋博士,即使到了戰後都能夠得到昔日作為被統治者的台灣醫界中人的熱情對待。另一方面,小田滋博士作為一個知名的國際法學者,在極不尋常地被當時猶刻意排日的國民黨奉為上賓的同時,也比一般日本人更早目睹殖民地統治結束後的台灣統治現實狀況。然而,作為一個代表日本官方而任職於國際組織的學者,小田滋博士一直保持低調的旁觀者立場,直到接觸到逐漸在政壇上嶄露頭角的前總統李登輝先生為止。雖然我們無從知悉前總統李登輝與小田滋博士多次商晤的內容,但是我們應該可以推測得出,小田滋博士在前總統李登輝執政時所可能扮演的智囊角色。

《海角七號》劇中,埋藏在心中卻一直沒有勇氣寄出的情書,終於戲劇性地交到年已遲暮的老人手中。新一代的台灣人和日本人,則在《野玫瑰》音樂所構築的世界性語言中,以平等的方式達成某種程度的溝通與和解。

如今,小田滋博士在他的晚年,透過這本自述,希望搭起某些時空因緣下台灣人和日本人之間曾經失落斷裂的橋樑。只是,作為一個對台灣史充滿好奇的讀者,也很期待書中與台灣歷史轉折高度相關的若干重大留白,小田滋博士有機會可以將之補齊。

(本文作者為長庚大學醫管系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