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首頁 > 玉山社書系 > 本土新書 > 與媒體對抗首部曲--揭開媒體的政治本質
與媒體對抗首部曲--揭開媒體的政治本質
類別玉山社書系 > 本土新書
作者媒抗戰鬥小組
頁數:224 開本:15cm x 21cm
ISBN書號:978-986-7819-59-8
出版時間:2004-03-01

定價:$ 220 元 特價:$198




分享: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Plurk

內容 介紹

對於台灣人民來說,這次總統大選是一場不能輸的「聖戰」。而要在這場戰爭中獲勝,要在選戰中做出正確決定,則必須洞悉政媒共犯的操弄,明白看見將台灣推向中國懷抱的意圖。

為此,「與媒體對抗」網站秉著對於台灣的社會責任與良知,義無反顧推出其跨入平面媒體的第一本書,結合長期以來累積的媒抗專業經驗,以及對政治、社會與中國軍事經濟的深入觀察,以深度、廣度兼具,深入淺出的文字內容,全面透視本次總統大選背後政媒共犯的操弄手法與企圖,做出此一關鍵報告,幫助讀者深入思考與瞭解之後,衝破政媒操弄之迷障,做出正確抉擇。

精采要目:
遮天之幕--政媒同盟
中國進犯台灣?--基於國防實力與國際現實的分析
投資中國是企業生機還是企業墳場?
2004政治總結算
從斗數觀點看大選--兼評媒體中的「命理大師」
【媒抗精選】一個六年級外省第二代的恐懼
【媒抗精選】威脅潛伏:中國時報操作一星期公投新聞分析
【媒抗精選】被綁票的外省人
【媒抗精選】我們都曾支持過統一
與媒體對抗網站介紹
與媒體對抗大事記

作者 簡介

「與媒體對抗」網址http://www.socialforce.org/ ◆本站緣起◆ 獨裁時期的台灣媒體,以統治者的文化打手姿態,以打擊異議份子在台灣社會起著 重要的政治作用,另一方面又扮演著蔣家政權的反共文宣腳色;解嚴開放報禁後,省營的台視、國民黨營的中視、國防部的華視這三家無線電視台,以及中時(國民黨中常委)、聯合(國民黨中常委)兩大報依舊是「意識形態」黨國機器的一個重要部份,完全喪失第四權應有的社會功能。 後李登輝時代,「本土化」、「台灣主體意識」漸成為台灣社會顯學,並且逐漸躍昇為主流價值;長期(五十年)作為大中國這一外來政權「意識形態」黨國機器的媒體,在其「大中國沙文主義」的價值體系中,當然不能容忍「台灣主體意識」躍昇為主流價值,於是李登輝作為「台灣主體意識」的代表人物,自然成為這幫反動媒體討伐的主要對象。 媒體除了對於相異的「意識形態」進行激烈殺伐之外,譬如「兩國論」、「台灣論」。尤有甚者,暴力、血腥、炒作、製造新聞更是成為媒體爭奪閱報率、銷售量的最愛,於是我們眼睛所見、耳朵所聽的傳媒資訊,到處充滿譁眾取寵與殺伐之氣,台灣社會也因此陷入了一種新的流行病症,即所謂的「資訊鬱燥症」。 媒體傳遞的價值觀、是非取向以及選擇性報導,長期以來一直為台灣社會所詬病,近年來媒體除了「意識形態」掛帥不變之外,又增加了過多的煽、色、惺、欠缺查證與不實的報導(如舔耳案),難怪一般大眾視「媒體是台灣主要亂源之一」。 「八掌溪事件」,媒體以長達約一個月時間,不間斷的撥放罹難者當時受困溪流時的驚險畫面,無視罹難家屬內心感受,更不顧該畫面對社會大眾心理造成何種重大的負面衝擊(就心理學的觀點來看,該畫面對一般人都必然造成或長或短的心理陰霾,在這段期間內,人際關係會變得很糟)。 「八掌溪事件」從原本是單純消防體系、地方官僚的嚴重過失,透過媒體不斷炒作、興風作浪,加上政客將此一事件無限上綱為政治鬥爭後,整個社會因媒體炒作此一事件而付出難以估算的極大成本,從一開始僅對一般閱聽大眾與罹難家屬造成疲勞轟炸的心理衝擊,到形成政黨間的惡鬥,到罷免總統的政治動盪,整個社會人心長達好幾個月陷入了不安與浮躁的情緒中。 作為台灣的一份子,作為關心台灣整體社會、政治事務的知識份子,媒體在「八掌溪事件」中的惡質化極致表現,令我們長期以來對媒體的憤怒達到難以忍受的頂點,這就是二○○○年八月「與媒體對 幹」開版的源起。

作者 簡介

「與媒體對抗」網址http://www.socialforce.org/ ◆本站緣起◆ 獨裁時期的台灣媒體,以統治者的文化打手姿態,以打擊異議份子在台灣社會起著 重要的政治作用,另一方面又扮演著蔣家政權的反共文宣腳色;解嚴開放報禁後,省營的台視、國民黨營的中視、國防部的華視這三家無線電視台,以及中時(國民黨中常委)、聯合(國民黨中常委)兩大報依舊是「意識形態」黨國機器的一個重要部份,完全喪失第四權應有的社會功能。 後李登輝時代,「本土化」、「台灣主體意識」漸成為台灣社會顯學,並且逐漸躍昇為主流價值;長期(五十年)作為大中國這一外來政權「意識形態」黨國機器的媒體,在其「大中國沙文主義」的價值體系中,當然不能容忍「台灣主體意識」躍昇為主流價值,於是李登輝作為「台灣主體意識」的代表人物,自然成為這幫反動媒體討伐的主要對象。 媒體除了對於相異的「意識形態」進行激烈殺伐之外,譬如「兩國論」、「台灣論」。尤有甚者,暴力、血腥、炒作、製造新聞更是成為媒體爭奪閱報率、銷售量的最愛,於是我們眼睛所見、耳朵所聽的傳媒資訊,到處充滿譁眾取寵與殺伐之氣,台灣社會也因此陷入了一種新的流行病症,即所謂的「資訊鬱燥症」。 媒體傳遞的價值觀、是非取向以及選擇性報導,長期以來一直為台灣社會所詬病,近年來媒體除了「意識形態」掛帥不變之外,又增加了過多的煽、色、惺、欠缺查證與不實的報導(如舔耳案),難怪一般大眾視「媒體是台灣主要亂源之一」。 「八掌溪事件」,媒體以長達約一個月時間,不間斷的撥放罹難者當時受困溪流時的驚險畫面,無視罹難家屬內心感受,更不顧該畫面對社會大眾心理造成何種重大的負面衝擊(就心理學的觀點來看,該畫面對一般人都必然造成或長或短的心理陰霾,在這段期間內,人際關係會變得很糟)。 「八掌溪事件」從原本是單純消防體系、地方官僚的嚴重過失,透過媒體不斷炒作、興風作浪,加上政客將此一事件無限上綱為政治鬥爭後,整個社會因媒體炒作此一事件而付出難以估算的極大成本,從一開始僅對一般閱聽大眾與罹難家屬造成疲勞轟炸的心理衝擊,到形成政黨間的惡鬥,到罷免總統的政治動盪,整個社會人心長達好幾個月陷入了不安與浮躁的情緒中。 作為台灣的一份子,作為關心台灣整體社會、政治事務的知識份子,媒體在「八掌溪事件」中的惡質化極致表現,令我們長期以來對媒體的憤怒達到難以忍受的頂點,這就是二○○○年八月「與媒體對 幹」開版的源起。

作者 簡介

「與媒體對抗」網址http://www.socialforce.org/ ◆本站緣起◆ 獨裁時期的台灣媒體,以統治者的文化打手姿態,以打擊異議份子在台灣社會起著 重要的政治作用,另一方面又扮演著蔣家政權的反共文宣腳色;解嚴開放報禁後,省營的台視、國民黨營的中視、國防部的華視這三家無線電視台,以及中時(國民黨中常委)、聯合(國民黨中常委)兩大報依舊是「意識形態」黨國機器的一個重要部份,完全喪失第四權應有的社會功能。 後李登輝時代,「本土化」、「台灣主體意識」漸成為台灣社會顯學,並且逐漸躍昇為主流價值;長期(五十年)作為大中國這一外來政權「意識形態」黨國機器的媒體,在其「大中國沙文主義」的價值體系中,當然不能容忍「台灣主體意識」躍昇為主流價值,於是李登輝作為「台灣主體意識」的代表人物,自然成為這幫反動媒體討伐的主要對象。 媒體除了對於相異的「意識形態」進行激烈殺伐之外,譬如「兩國論」、「台灣論」。尤有甚者,暴力、血腥、炒作、製造新聞更是成為媒體爭奪閱報率、銷售量的最愛,於是我們眼睛所見、耳朵所聽的傳媒資訊,到處充滿譁眾取寵與殺伐之氣,台灣社會也因此陷入了一種新的流行病症,即所謂的「資訊鬱燥症」。 媒體傳遞的價值觀、是非取向以及選擇性報導,長期以來一直為台灣社會所詬病,近年來媒體除了「意識形態」掛帥不變之外,又增加了過多的煽、色、惺、欠缺查證與不實的報導(如舔耳案),難怪一般大眾視「媒體是台灣主要亂源之一」。 「八掌溪事件」,媒體以長達約一個月時間,不間斷的撥放罹難者當時受困溪流時的驚險畫面,無視罹難家屬內心感受,更不顧該畫面對社會大眾心理造成何種重大的負面衝擊(就心理學的觀點來看,該畫面對一般人都必然造成或長或短的心理陰霾,在這段期間內,人際關係會變得很糟)。 「八掌溪事件」從原本是單純消防體系、地方官僚的嚴重過失,透過媒體不斷炒作、興風作浪,加上政客將此一事件無限上綱為政治鬥爭後,整個社會因媒體炒作此一事件而付出難以估算的極大成本,從一開始僅對一般閱聽大眾與罹難家屬造成疲勞轟炸的心理衝擊,到形成政黨間的惡鬥,到罷免總統的政治動盪,整個社會人心長達好幾個月陷入了不安與浮躁的情緒中。 作為台灣的一份子,作為關心台灣整體社會、政治事務的知識份子,媒體在「八掌溪事件」中的惡質化極致表現,令我們長期以來對媒體的憤怒達到難以忍受的頂點,這就是二○○○年八月「與媒體對 幹」開版的源起。

「與媒體對抗」網址http://www.socialforce.org/

◆本站緣起◆

獨裁時期的台灣媒體,以統治者的文化打手姿態,以打擊異議份子在台灣社會起著重要的政治作用,另一方面又扮演著蔣家政權的反共文宣腳色;解嚴開放報禁後,省營的台視、國民黨營的中視、國防部的華視這三家無線電視台,以及中時(國民黨中常委)、聯合(國民黨中常委)兩大報依舊是「意識形態」黨國機器的一個重要部份,完全喪失第四權應有的社會功能。
後李登輝時代,「本土化」、「台灣主體意識」漸成為台灣社會顯學,並且逐漸躍昇為主流價值;長期(五十年)作為大中國這一外來政權「意識形態」黨國機器的媒體,在其「大中國沙文主義」的價值體系中,當然不能容忍「台灣主體意識」躍昇為主流價值,於是李登輝作為「台灣主體意識」的代表人物,自然成為這幫反動媒體討伐的主要對象。
媒體除了對於相異的「意識形態」進行激烈殺伐之外,譬如「兩國論」、「台灣論」。尤有甚者,暴力、血腥、炒作、製造新聞更是成為媒體爭奪閱報率、銷售量的最愛,於是我們眼睛所見、耳朵所聽的傳媒資訊,到處充滿譁眾取寵與殺伐之氣,台灣社會也因此陷入了一種新的流行病症,即所謂的「資訊鬱燥症」。
媒體傳遞的價值觀、是非取向以及選擇性報導,長期以來一直為台灣社會所詬病,近年來媒體除了「意識形態」掛帥不變之外,又增加了過多的煽、色、惺、欠缺查證與不實的報導(如舔耳案),難怪一般大眾視「媒體是台灣主要亂源之一」。
「八掌溪事件」,媒體以長達約一個月時間,不間斷的撥放罹難者當時受困溪流時的驚險畫面,無視罹難家屬內心感受,更不顧該畫面對社會大眾心理造成何種重大的負面衝擊(就心理學的觀點來看,該畫面對一般人都必然造成或長或短的心理陰霾,在這段期間內,人際關係會變得很糟)。
「八掌溪事件」從原本是單純消防體系、地方官僚的嚴重過失,透過媒體不斷炒作、興風作浪,加上政客將此一事件無限上綱為政治鬥爭後,整個社會因媒體炒作此一事件而付出難以估算的極大成本,從一開始僅對一般閱聽大眾與罹難家屬造成疲勞轟炸的心理衝擊,到形成政黨間的惡鬥,到罷免總統的政治動盪,整個社會人心長達好幾個月陷入了不安與浮躁的情緒中。
作為台灣的一份子,作為關心台灣整體社會、政治事務的知識份子,媒體在「八掌溪事件」中的惡質化極致表現,令我們長期以來對媒體的憤怒達到難以忍受的頂點,這就是二○○○年八月「與媒體對幹」開版的源起。